宁波:非法强占基本农田千余亩农民十年辛酸上访路

消费日报网   2015-05-06 10:55:07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导读:法律明确规定基本农田征用有必要的程序,其中明确规定不得强征,需要农民自愿同意,然而宁波鄞州区首南街道萧皋碶村千余亩土地被非法占有,未经村民同意未得到任何补偿,而土地被非法转让后价格高达几千万,这种强征倒卖土地行为是中央三令五申禁止的,那么为何还有个别地方政府和个人在进行倒卖土地的违法行为呢,记者将深入进行调查。

  萧皋碶村村民:千亩基本农田被占

  

1.jpg

 

  “我真的搞不懂,我们有承包合同,我们的承包地受法律保护,可为什么违法占用我的五亩二分半承包地未经我同意被强征?!”说到这儿,萧皋碶村村民郁庆丰脸涨红了。

  他是第一个向本媒体投诉的当地村民。得知记者来到鄞州,在打小工养家糊口的他连忙请假返回接受采访。

  他告诉记者,村里的农田在2000年就确定为基本农田了,在土地承包中,他分得基本农田共计5亩2分半;全村720亩农田,直到现在仍有16亩保留地未有落实。加上时间拖延,都是农民利益的直接损失;而按当地政府的规定全村应有50亩自留田,规定永久使用,可现在村民手里没有自留地,自留地去了哪里?,据记者了解在2005年由街道领导同意给布利杰集团做了厂房;还有在2009年街道又一次把土地转给了新都置业开发;另外就是建罗蒙环球城占了7亩;配套公交车站占了11亩;都未经过本村集体和股东代表同意。而据当地宁波日报报道单罗蒙环球城的部分土地和建筑物转让资金高达10亿;未经任何审批,未履行任何法定程序,未对村民进行任何补偿,村民纷纷向上级举报,也没结果。

  “在我们这里,不经批准,老百姓占几平米盖个猪舍都不行,可人家有本事的占几十亩几百亩基本农田建工厂却啥事都没有!”说罢,郁庆丰把脸扭向了一边。

  为集体和个人利益不断上访,寻找公平之路在哪里?

  郁庆丰是浙江宁波鄞州区首南街道萧皋碶村村民,从2002年承包地被区政府预征到2006年被征收,到2008年省政府批准农转用,一直到2015年上书中纪委王歧山书记,一位普通的农民走过了艰辛的上访路,十年来国家相继出台了有关保护农耕土地和承包地的有关法律法规,法治建设进一步完善,政府的执行力不断提高,特别是十八大后习总书记“老虎和苍蝇一起打”的高压反腐给国和共注入希望,开启了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华民族伟大的复兴路、中国梦。

  郁庆丰:“我村基本农田七百多亩,从2002年就被当地政府圈占,每位村民只得到16500元生活费就算土地补偿费或安置费,失去土地后没有了生活来源,生活非常拮据。”而郁庆丰的理由是萧皋碶村的农田在2000年就已确定为基本农田保护区,对于基本农田保护区国家有相关的政策法规,五亩以上要经国务院批准;但最后的结果并未如愿,所以郁庆丰开启了漫漫的上访路。

  

2.jpg

 

  

3.jpg

 

  上访路上无归期,问题在哪

  从郁庆丰所提供的材料、上访函件和行政复议的回复件来看,无不例外的表示:“你承包地所在地块已被合法征收,征地补偿费已足额拨付到萧皋碶股份经济合作社;不存在土地被征收后补偿不到位的问题。”而郁庆丰所反映和主张的是其被征收的土地属于基本农田保护区,另外有三十年不变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怀疑存在官商勾结、私箱操作的不法行为,并且还存在部分自留地未落实;为此郁庆丰开始了漫漫上访路。

  地方管委会能代替国务院征地?街道能代替中央巡视组?乱套了

  请看下面的两张图片:

  

4.jpg

 

  首南街道回访单写道:不属于中央巡视组信访受理范围?街道成了巡视组了?谁给你这样的权力忽悠老百姓!

  

5.jpg

 

  抬头以首南街道办事处的名义,内容里写着你村土地被鄞州区中心管委会征用了?基本农田的征用是需要国务院备案并经农民自愿同意不得强征,管委会能代表国务院?谁给你的权力!

  记者呼吁:一位农民因为土地上访在中国已不新鲜,但是为什么持续十年,农民不死心,政府没定论或者说没给双方坐下来谈的机会,这种不对等的公私关系也是中国社会目前普遍存在的问题,我们寄希望于政务的效率和程序的公正,更期盼政府能站出来认真的、耐心的帮助像郁庆丰这样的农民解决问题。

  来源:http://msgc.xfrb.com.cn/newsf/2015/05/06/143088050613.htm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中国法制网:弘扬法制精神 促进社会和谐

  联系网站:[email protected] 网上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