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丁发有的家国情怀

中国法制网   2014-11-25 15:30:24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编者按:“老兵”——被社会广为关注的词,已成为时代的印记留在了历史的今天。而今,他们早已过古稀之年,在世者多数生活平淡、默默无闻,仍保有一颗对祖国和人民的赤子之心。老兵曾用生命捍卫时代的尊严,注定时代不会忘记……

  在河南省南阳市的东南部,千里淮河的源头,有一座宁静的城市——桐柏。这里是著名的革命根据地,是中共中央中原局、中原军区、中原行署所在地。电影《小花》讲的就是发生在桐柏的革命故事;去年,电视剧《桐柏英雄》的热播,更引起了社会对这个革命老区的关注。

  

 

  丁发有和老伴

  丁发有,现年87岁,土生土长的桐柏人。初见老人身材瘦小却很硬朗,地道的农民模样;由于年事较高,听力和视力衰弱,但脸上的邹文却显得沧桑有力。聊起打仗的事,老人竖起耳朵听的很认真,他抬起微微颤抖的手说:“1947年12月我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从此改变了一生的命运。”

  戎马生涯 为国为家

  1928年,人民群众仍受到三座大山的压迫,国家战乱,尸殍遍野,民不聊生……丁发有就出生在当时一户贫苦的农民家庭。为了不被饿死,他6岁时就开始给地主放牛,多次因偷地主的馒头给快要饿死的妹妹吃被发现而遭到毒打。伴随着童年的阴影,懵懂的丁发有也渐渐产生了反抗压迫的情绪。那时,他内心最大的梦想就是自己和家人能吃饱饭。

  1947年,丁发有18岁,已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当听说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人民的军队,可以推翻压迫,解放劳苦大众,他感到全身充满力量,认为儿时的梦想可以实现了,只要推翻压迫,就不用再为吃饭发愁,遂毅然决然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战士。也是从那时起,丁发有开始明白:有国才有家,国富民强的道理。

  当问及参加的战役时,丁发有脸色略显黯然,当年他被分在地方兵序列留在了桐柏,大部队打过去后,地方兵留下来给国民党残余打,保护战争果实。“我们地方兵一样打的很英勇,一样战斗惨烈。”他开始变得激动,“1948年,在从固县镇到吴城镇转战过程中一位战友腹部中弹,肠子流出一米多长,卫生员帮他把肠子顺进去,没有麻药,没有绷带,用手捂住伤口,依然要坚持战斗,直到活活疼死……还有一次,在平氏镇连续几十场的拉锯战之后,战士们筋皮力尽,决定原地休息吃午饭,刚刚打开自己两天前毛巾里裹着的米饭团,连长喊有敌人,只听“碰”一声枪响,吹号员刚举起手里的冲锋号,就倒在了小土堆上……”丁发有的语气带有伤感但眼神很坚毅,他说:“我们的指挥长牛德胜告诉我们,军人就要把命交给国家和人民。”

  丁发有是幸运的,走过枪林弹雨后更加理解了活着的意义;同时他也是幸福的,能在自己洒下热血的地方看着后人的成长。这让笔者想到艾青的一句诗:为什么我的眼中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国家建设 一马当先

  新中国成立后,丁发有被区人民装部任命为固县乡民兵营长,他深知人民当家作主来之不易,带领民兵搞好操练,保障生产,努力工作,并多次在省、市、县级民兵军事大比武中获得优异成绩。

  经历过战争的年代,人们心中都住着一位“英雄”,在丁发有看来,那时人们对英雄的定义简单而纯粹,谁能为人民谋福利,谁能舍生取义谁就是英雄。在一次全省民兵英雄代表大会上,他见到了自己心中的英雄——狼牙山五壮士成员之一的宋学义。丁发有回忆:那次会议在河南省军区大礼堂举行;他骄傲的说:“宋学义可是大英雄,全国人民都知道,那时我就想一定要和这样的大英雄好好说说话。”功夫不负有心人,散会后,他在靠近厕所的礼堂东门口等到了宋学义,并在礼堂会场与英雄短暂交流,临行握手告别。他还记得当时给宋学义倒了一杯水,装水的茶缸上面有毛主席的头像……

  1958年,全民大炼钢铁运动开展,丁发有申请被调到钢铁厂工作,同年秋天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后转为基层党政工作。

  1966年春天,丁发有被选拔为先进党员代表由时任桐柏县委书记带队,赴郑州受到了国家主席刘少奇的接见。回来不久,赶上文化大革命爆发。

  没有上过一天学的丁发有,始终相信邪不压正。他说:当年南征北战都没死,不相信会死在自己人手里。他告诉子女们,做人一定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当时,子女考学、当兵都需要组织推荐,丁发有主抓党政,却没有把机会留给自己的孩子,最终,没有逃脱被批斗的结局……

  时至今日,老人家四世同堂,七个孩子都在农村,提起父亲当年不为子女考虑的事,还都颇有情绪,但从情绪里能感受到他们的内心对父亲充满敬意。

  自食其力 死而后已

  在桐柏县固县镇老汽车站的东南角,有一个卖刷把的老汉,十几年如一日,和老伴一起推着铁架子车日耕而作日落而息,这个老汉就是丁发有,已近90高龄,早已老眼昏花,由老伴担负起自己的生活起居。人们很喜欢光顾他的生意,不是因为老人看不清人民币,而是源自内心的敬重。老人笑着说,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了,用刷把的人也越来越少了,准备改行呢。

  如今,丁发有拿着退休干部的工资,得到党和政府的关怀照顾,子女也都孝顺,面对人们的不解,他没有解释,只是会在每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和老伴一起迎着朝阳拉起自己的小货摊,留下了日渐佝偻的背影和越发蹒跚的脚步……只是多了一条忠实的小狗伴随两位老人左右,丁发有给小狗起名叫“黄黄”,称其是自己的“警卫员”,并进行“军事化”管理。

  

 

  丁发有手拿南阳市民政局发给的优抚对象证

  丁发有认为:人活着就要有价值,只要有一口气,只要还能动,就应该自力更生。

  他铿锵有力的说:“我现在有政府管着,有吃有喝,但是农村还有一些老人生活艰难、看不起病,我自己挣钱能帮助别人就帮助一点,这也是作为一名党员和军人的责任。”他也是这样教育儿子的,他给四个儿子分别起名为:兵、国、军、民,意在表达:当兵就要保家卫国,军民团结,永远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丁发有依然记得当年参加军事训练的口号。在笔者的要求和配合下,他神气的当起了指挥官,先是摘掉老花镜,面容立刻严肃起来,并拢脚后跟,用力挺起胸膛,双手使劲贴在裤缝线上,努力做军姿状,由于上了年龄,动作做的很艰难,整个人看上去紧绷着,甚至有点滑稽,老人很认真的说:平时我说话有挥手的习惯,训练中可是坚决不允许的。“全体都有,稍息、立正、向左转……”老人一激动,忘了动作,挥起手解释着。为了缓解尴尬,他唱起了军歌作为补偿:“轰隆隆、轰隆隆,一炮两炮像刮风,我们是光荣的野战军……”阳光洒在老人身上,仿佛是一座丰碑,让人肃然起敬。

  采访快要结束,我静静的看着面前的这位老兵:带着一副老花镜,鼻子高高的,印堂发亮,说话时显得精神矍铄,瞬间一股暖流涌上心头,想起一位抗日老兵说的一句话:我们不怕死,只是怕遗忘。

  相信每一个爱这个国家的人,都希望得到祖国母亲的认可,“老兵”——共和国的脊梁,他们用生命换来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我们怎么会遗忘?我们怎么能遗忘!

  如果有一天,我和普通人一样老去,当拉起老伴的手,是否会想起眼前的老兵……

  后记:丁发有身份证名为“丁法有”,老人说:祝福祖国永远奋发图强,人民富有安康。固要求笔者写为“丁发有”。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中国法制网:弘扬法制精神 促进社会和谐

  联系网站:[email protected] 网上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